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比特币交易监管的问题及防范对策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12-30

  摘    要: 由于比特币交易的匿名性、隐蔽性、快捷性等特点,使其成为犯罪分子实施洗钱行为的绝好工具。目前,比特币交易监管中存在的问题包括: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监管不力,比特币洗钱行为取证困难,跨境洗钱在国际合作方面存在不足,等等。在比特币洗钱风险的防范方面,应采取以下对策:完善比特币反洗钱监管立法,建立反洗钱跨部门协作机制,提升监管技术水平,强化技术监管,积极参与国际监管合作机制。

  关键词: 比特币; 洗钱; 监管;

  Abstract: Because of its anonymity,concealment and rapidity,bitcoin has become an well tool for criminals to carry out money laundering. At present,there are some problems in the supervision of bitcoin transaction,such as the poor supervision of bitcoin transaction platform,the difficulty in obtaining evidence of bitcoin money laundering,and the shortcomings i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of cross-border. In the aspect of prevention of bitcoin money laundering risk,we should take the following countermeasures: improving the legislation of anti money laundering supervision,establishing the cross department cooperation mechanism of anti money laundering,improving the technical level of supervision,strengthening the technical supervision,and actively participating in the international supervision cooperation mechanism.

  Keyword: bitcoin; money laundering; supervision;

  作为金融创新的产物,比特币具有支付方便快捷等优势,但同时也使金融秩序面临一定的挑战,更为严重的是伴随而至的刑事风险:逃避外汇管制、洗钱、诈骗等犯罪又有了新的渠道。

  一、问题的提出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是基于密码学和网络技术的发展而出现和发展起来的,它不存在于现实世界,没有物理介质作为载体,只是通过算法产生的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非实物货币。2008年,比特币正式在网络上发行,但早期比特币并不具备市场价值。2010年,美国一个程序员用一万枚比特币换取了两款披萨饼,才标志着比特币有了初始价值。从2010年到2019年,比特币价格在跌宕起伏中不断上涨,从单枚0.003美元起步,曾经达到一枚20089美元的高点。人们对比特币的认知度和接受度不断提高的原因在于,比特币在支付结算方面具有几个优势:一是经济性。利用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点对点支付方式能够省去第三方金融机构的中间环节。[1]根据麦肯锡的测算,如果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B2B跨境支付与结算业务,可使每笔业务的交易成本节省40%左右。二是快捷性。比特币支付结算不受工作时间限制,24小时实时支付、实时到账,与传统支付方式相比,显示出快捷、经济的优势。三是安全性。采用区块链技术,通过机器运算生成的数字货币,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它们在全球数据库中的其他计算机中也有记录,即使某个机器出现问题也不影响其他机器中数据的保存。同时,数字货币使用加密技术,信息不怕单方面篡改,使用相对安全。[2]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实体商家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其中不乏星巴克、微软、戴尔、汉堡王这样的跨国公司。
 

比特币交易监管的问题及防范对策
 

  作为一种新兴货币,既然其出现和发展有必然性,基于其各方面优势,终将成为一定时期或范围内的合法支付结算手段。但不可忽视的是,伴随而至的还有刑事风险:洗钱、诈骗、盗窃等与比特币有关的犯罪自2014年起频频出现。其中,洗钱就是常见的刑事风险之一。数字货币这种不经过金融机构就能够进行跨境自由流转的货币不仅会给监管带来不少问题,也给洗钱、逃汇、贩毒、暗网交易等行为创造了更大的空间。[3]那么,比特币为什么会成为犯罪分子青睐的洗钱手段?监管洗钱行为的难题有哪些?我们应该采取哪些措施予以防范?

  二、比特币洗钱的行为模式分析

  本文所说的洗钱是广义的洗钱行为,包括刑法中的洗钱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也包括事实上属于洗钱性质但没有认定为前述两个罪名(共犯或者不可罚事后行为)的情形。洗钱罪的上游犯罪包括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毒品犯罪、走私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等七大类犯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上游犯罪是除了上述七大类犯罪之外的其他犯罪。洗钱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涵盖了所有犯罪所得的洗钱问题,都是在上游犯罪行为实施后,事后给予犯罪分子某种帮助,将违法所得资产加以隐瞒掩饰,使之变为合法财产的犯罪形式。如果事前与上游犯罪分子通谋,属于共同犯罪的不同分工,应该按照上游犯罪的共犯论处。如在许某等人诈骗案1中,行为人的犯罪手段本质上是洗钱行为,由于事前有沟通,按照刑法相关规定,应以共同犯罪论处,即以诈骗罪实行犯的共同犯罪人定罪量刑。如果是上游犯罪人自己实施洗钱行为,会作为不可罚的事后行为进行处理,不再另外定洗钱罪名。这种情况也属于本文讨论的洗钱行为。

  在传统洗钱方式中,一般通过金融机构进行交易,会留下证据,而且每张现金都有印钞号,在金融机构的配合下,能够追溯和查找洗钱行为人。而比特币洗钱方式不需要实名,去中心化,无法识别和匹配网络和现实的使用者,难以追查洗钱行为人,并且随时随地可以使用,流动方向很难监测。比特币洗钱的便利主要在于:其一,匿名性。首先,比特币不需要用户提供识别或验证,其中公钥作为比特币的接收账户类似于电子邮箱的地址,私钥属于所有权人的密码,其所有权的转移是通过密钥来实现的,即比特币交易只公开电子钱包地址和转移数额,无法识别所有人的身份信息。[4]其次,公钥、私钥都随机生成,一次一密能够隐匿真实身份,交易人难以追踪。最后,在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账户注册环节,有些交易平台在注册账户时只限于辨别身份证号的真伪,并不识别是否为本人,因此,给行为人利用虚假身份信息进行账户注册并实施洗钱行为留下了漏洞。其二,双向兑换性。这是指比特币与现实货币能够自由交换。比特币尽管不是法定的数字货币,但其公众接受度越来越高,因此,能按一定的兑换率快速变现为法定货币,这为洗钱者提供了机会和便捷。其三,方便快捷。网络空间的特殊性使得网络中的各种行为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随时随地操作,即使国内外交易也非常方便快捷。如,在国内交易平台用人民币购买比特币,然后转到国外交易平台上,很快即可变现成外币。因此,比特币成为犯罪人洗钱的一种优选。

  分析比特币洗钱的行为模式或过程发现,比特币洗钱一般经过几个步骤:一是放置阶段。洗钱行为人首先会以虚假身份信息在交易平台上注册账户,并用上游犯罪所得购买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这一步是将欲掩饰来源的非法资金注入所要“清洗”的渠道。二是培植阶段。为了不被发现和追踪,犯罪人一般会进行多次复杂的交易(如进行保险、奖券或者彩票等的买卖,理财投资,赌博筹码的买入与赎回,等等),或者通过比特币“混合”方法,将准备“清洗”的比特币掺入比特币“混合池”,以掩饰非法资金的来源和性质。三是融合阶段。基于比特币的双向可兑换性、跨国性特点,洗钱行为人可以将“洗白”的比特币兑换成人民币或者外币并提现,几经周折,披上合法外衣的资金即可在经济领域中放心使用。在洗钱过程中,比特币的“混合”技术是洗钱行为人掩饰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核心阶段。利用比特币洗钱的行为方式主要表现为,在国内交易平台以上游犯罪所得收益购买大量比特币,然后转到国外交易平台上兑换成美元等外币,从而完成洗钱行为。这样的交易方式,使得传统的监管机构和监管方式无法通过交易记录来发现和追踪资金来源和去向,使洗钱行为人得以逃避监管。另外,除了洗钱行为的实行犯外,交易平台是否明知是犯罪所得,是否明知是洗钱行为,也是判断交易平台是否构成洗钱罪共犯的关键因素。如果符合“明知”的主观因素,即属于“协助转移、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行为方式。

  三、比特币交易监管中存在的问题

  (一)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监管不力

  目前,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暂时被叫停,但不代表我国将一直采取回避的态度,只是要有过渡和准备阶段。相关部门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还缺乏经验,也缺乏力度。虽然央行等五部委曾经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对比特币洗钱风险的防范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如:平台用户须使用实名注册,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将其辖区内的交易平台纳入反洗钱监管,发现可疑交易须向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报告等等,但实践中,一些交易平台对于反洗钱工作的要求并没有认真执行,监管效果不尽如人意。一方面是利益驱动,一些交易平台以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不注重客户的尽职调查。另一方面是平台管理水平问题。在反洗钱机制的构建和管理方面,各个交易平台的能力也不尽相同,有的平台也会因为水平问题而监管不力。[4]在规范层面,《通知》对可疑交易报告的标准、程序等内容没有做出详细规定,交易平台的反洗钱法律义务不明确,交易平台也缺乏开展反洗钱工作的相关指导。我国现有的反洗钱法律体系主要侧重于金融机构,但比特币交易平台不属于金融机构。在《反洗钱法》中,仅对“特定非金融机构”的反洗钱法律义务做了原则性规定,没有明确的反洗钱义务和监管办法。比特币几乎没有约束地跨境流动特性,使其沦为洗钱和资本外逃的工具、媒介,造成传统金融秩序的失序。另外,由于比特币的交易涉及多部门多环节,对其洗钱的多部门监管制度与多部门协调机制目前不够明确具体,不利于防范比特币洗钱风险。

  (二)侦查取证困难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不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也不是数据文件。它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包括计算机硬盘。“世上本无币,只有交易记录。”持有比特币,实际上是拥有特定比特币的地址,这个地址就相当于一个银行账户。比特币交易都是通过这个钱包地址来实现的。在比特币的交易机制中,任何人都可以不使用真实身份交易,只采用公钥和私钥(公钥相当于账号;私钥相当于密码,是随机选出的一串字符)配对的匿名方式,交易信息仅包含两个钱包地址和交易数量,交易双方的账户身份与其真实身份是脱钩的。比特币的上述交易模式所具有的匿名、隐蔽特征,使它存在洗钱风险。首先,监管部门难以判断交易是否真实发生在不同的主体之间,如果行为人通过注册不同的钱包地址进行资金的拆分、多次转账[6],就难以追查,这给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的性质和来源提供了很好的屏障。其次,比特币所具有的高效便捷的跨境支付功能为洗钱行为提供了绝好的机会和条件。比特币与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的区别在于,法定货币系统具有中心系统,能够看出各种资金的流转,但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行为人将犯罪所得收益兑换成比特币,再转移到自己的国外账户,然后兑换成法定货币,以完成赃钱的清洗行为,不易被发现。洗钱行为人选择以比特币作为其洗钱行为的工具或途径,正是因为比特币具有匿名性等特征,监管机构难以追查,并且短时间内就能够完成洗钱的操作。

  比特币交易依赖于网络的特质决定了侦查取证的困难。目前,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技术的比特币交易,不受时空限制,难以发现和追查,账户中资金的真实来源和交易性质等也无从获取。这使得传统的反洗钱方法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对于交易过程的监测、甄别以及证据搜集都比较难。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身份认定难。比特币采用匿名式、分布式的电子加密方法,去身份化是其显着特征之一。在比特币交易过程中,“只认证,不认人”,即只依靠公私密钥和数字证书的验证来确定交易双方信息,这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也给比特币的监管带来了难题。其次,海量交易数据增加了可疑交易识别的难度。比特币采用分布式的通用账本记账,全球交易数据都存在于一个分布式通用账本上,数据庞杂,对可疑交易识别的技术和成本都是极大的挑战。再次,货币加密机制躲避监管。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以密码学原理为基础,多采用加密机制,受制于此,监管部门只能查看交易双方的钱包地址和交易数额,难以了解详细信息,不易追踪。最后,电子证据不易查找和保存。比特币交易依赖于网络,证据属于电子证据,电子证据的脆弱性、易破坏性等特点决定了证据收集、提取和认定的难度。司法实践中电子证据认定较难的现状更是严重影响了对数字货币犯罪的打击力度和效果。[7]

  (三)国际合作方面存在不足

  由于比特币交易具有随时随地和跨国性,交易网站的设立不受地域局限,哪里监管松,就可以设在哪里,这对于比特币洗钱交易的监管是一个难题。由于比特币高效便捷的跨境支付功能,即使在我国境内关闭了场内交易所的情况下,行为人依然可以在监管薄弱地区从事逃汇、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一些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将服务器转移至境外并开展跨境交易,目的就是为了逃避监管。比特币在世界范围内的流通是一个国际性问题,以一国之力难以进行有效的监管,需要国际社会的合作和协调。2013年,美国的暗网组织“丝绸之路”被司法机关打掉后,其以比特币为通货的情况使各国认识到了数字货币的风险,随着对其风险体验的加深,各国都意识到严格监管的必要性,并开始采取一些措施。以我国为例,要想把比特币等部分数字货币交易包括洗钱完全杜绝是不可能的,数字货币交易活动依然频繁,违法行为也频频出现,因为境内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能够监管,但境外交易平台却鞭长莫及。由于各国对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属性定位存在着较大差异,所以监管政策没办法统一,这就导致在监管方面的国际合作不足。由于利益驱动,有些国家对于配合反洗钱也不持积极配合的态度。目前,我国与他国的国际司法合作主要表现为双边关系,国际性的司法合作是缺失的。除了司法合作不太顺畅外,在预防比特币跨境洗钱方面的信息共享和沟通方面,国家之间也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而难以积极协作。

  四、比特币洗钱风险的防范对策

  (一)完善反洗钱监管立法,加强比特币交易监管

  我国反洗钱法律体系需要进一步完善。由于以网络为平台的洗钱行为不断出现,尤其是出现了比特币洗钱的行为模式,使得原有的洗钱相关的法律法规稍显滞后,因此,需要梳理现有反洗钱法律,对于存在的立法漏洞及时修改填补,或者根据社会发展作出与时俱进的司法解释。在监管过程中,不断观察和总结经验,并先以法规的形式作出规定,时机成熟后再进行高级别的反洗钱法律修改。目前,首先要对相关主体的反洗钱义务进行明确具体的规定,包括增加洗钱行为方式、扩大责任主体范围、制定详细监管规则与明确法律责任等,从而预防和追踪比特币洗钱行为的发生。尤其要注意的是,在防控洗钱犯罪行为中,比特币交易平台的作用不可小视。如果比特币交易平台能够认真履行客户实名制,客户身份识别以及可疑交易上报义务,就能够有效杜绝洗钱犯罪行为。因此,要重视对交易平台的相关监管措施的详细规定。

  (二)建立反洗钱跨部门协作机制

  比特币洗钱交易的特点决定了反洗钱监管的复杂性,洗钱过程可能涉及银行、外汇管理、交易平台等多部门,仅通过人民银行一个机构开展比特币反洗钱工作监管难以达到好的效果。既然洗钱过程涉及多个部门,多部门都应承担一定的监管义务。因此,在采用中央加地方的监管主体模式下,根据工作特点明确多部门的监管责任,各尽其责,避免形成比特币反洗钱监管真空。[8]并且,多部门(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工信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工商总局等)要形成反洗钱工作协调制度,明确各部门专人负责比特币反洗钱监管的联络与沟通,严格落实比特币反洗钱的监管,各司其职并沟通协调,形成跨部门的有效联合监管。

  (三)提升技术监管水平,强化技术监管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在涉嫌犯罪方面的很多问题,都需要运用技术手段进行解决,包括比特币交易的追踪问题,比特币交易的电子证据保存问题。要发现和追踪利用比特币实施洗钱犯罪行为,需要强大的网络技术支持。必须加强对反洗钱网络技术的深入研究,加大对监管科技研发的投入。在数字货币监管技术的发展方面,可以考虑通过以下几种形式进行技术攻坚:其一,以研究课题立项的方式招标。对于数字货币监管方面具有共性的核心技术和基础方法的研究,通过国家基金委、科技部等部门进行招标立项,鼓励交叉研究,如信息专业和金融专业进行合作研究,以解决数字货币交易、运用中存在的重要技术问题。其二,考虑在一些高校或者研究院成立专门的研究中心,综合相关专业高水平人才对数字货币的技术监管、监测、追踪异常行为等各方面的问题进行跨学科综合研究,以解决数字货币发展中面临的难题,应对可能的金融风险和刑事风险。其三,鼓励企业进行数字货币领域的技术研发和创新工作。以产业扶持政策为驱动力,支持我国企业开展数字货币领域的相关技术以及衍生品的研发工作,以提高数字货币交易、运用与风险防控中的技术水平,促进数字货币行业的稳定健康发展。[9]网上有消息称,腾讯公司正在组建一个团队研究探索数字货币的相关问题,包括数字货币可能的新用途以及如何在监管体制内使用数字货币等。腾讯新成立的子公司还将致力于政府的数字货币试点计划,在这方面,腾讯公司走在了区块链技术研究的前列。

  (四)积极推动和参与国际监管合作

  由于比特币的跨境流动性特点,国际合作的监管措施必不可少。在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西方七国为专门研究洗钱的危害、预防洗钱并协调反洗钱国际行动而成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 以及亚太反洗钱组织(APG)等国际组织的领导下,各国相关监管部门应遵循反洗钱国际标准和指引,注意监控和及时追踪比特币的洗钱风险,预防打击利用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从事各种违法犯罪活动。作为APG的成员,我国既有积极参与反洗钱方面的国际合作的义务,也有预防和惩治洗钱犯罪的需要。因此,我们要积极参与制定反洗钱领域的相关法律规范,注重执行现有的反洗钱国际法律及规范性文件;加强反洗钱国际司法合作,包括对比特币洗钱行为的追踪发现、证据收集与保存、信息情报的交流与共享以及对犯罪嫌疑人的引渡等。另外,金融科技方面的交流也是洗钱预防国际合作的重要一环,尤其要关注洗钱犯罪追踪手段或者侦破技术的学习与交流,通过相互协助预防打击国内外跨国洗钱犯罪。[10]

  参考文献

  [1]施婉蓉,王文涛,孟慧燕.数字货币发展概况、影响及前景展望[J].金融纵横,2016(7):25-32.
  [2]单建军.数字货币发展现状与监管研究[J].海南金融,2019(10):77-81.
  [3]郑戈.区块链与未来法治[J].东方法学,2018(3):75.
  [4][5]时延安,王熠珏.比特币洗钱犯罪的刑事治理[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9(2):47-62.
  [6]封思贤,丁佳.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活动中的洗钱风险:来源、证据与启示[J].国际金融研究,2019(7):25-35.
  [7]陈纯柱,李昭霖.数字货币犯罪风险的防范与应对[J].重庆社会科学,2019(10):35-47.
  [8] 陈雪欢.比特币反洗钱监管研究[D].成都:四川省社会科学院,2018.
  [9]李伟.区块链、数字货币与金融安全[J].高科技与产业化,2017(7):36.
  [10]任彦君.网络洗钱犯罪的治理对策分析[J].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8(2):59-63.

  注释

  1被告人黄某、许某二人是同学,黄某知道自己的家乡有不少人从事诈骗活动,有洗钱的需求。二人预谋帮助他人将骗来的钱洗白,并查阅了如何在比特币交易平台洗钱的相关流程,掌握了洗钱手段。遂后,许某、黄某帮助肖某(诈骗行为人,另案处理)洗钱几次(共计560万元),是在网上购买比特币并提现的。许某利用别人的账户在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公司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分34笔购买了1200个左右的比特币,随即,在一个小时内分4笔转移到许某在另一网站注册的比特币钱包内,之后黄、许二人在澳门通过地下钱庄将比特币换成港币,又将港币兑换成人民币转回国内,共计人民币420万元。除了汇给上线之外,被告人黄某、许某每人分得36万元。本案中,黄某、许某等人实施的犯罪手段属于广义的洗钱行为,但黄某、许某等人经事前预谋为他人的网络诈骗犯罪洗钱,属于诈骗罪的帮助行为,应该认定为诈骗罪共犯,案件经审理,法院判处被告人构成诈骗罪。参见《一个利用比特币洗钱的案例判决》,http://h-s.www.jianshu.com.forest.naihes.cn/p/383c4d455d92,访问日期:2020-6-15。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