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水浒传》中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韵语探析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7-31

  摘    要: 本文以仔细阅读文本为主要研究方法,整理《水浒传》中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韵语并加以不同方面的分析。经过分析,发现《水浒传》中女性形象塑造除在情节发展中自然突出外,多用诗词韵语来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生动。这些诗词的运用较多地承担了刻画女性人物形象的功能,也对叙事有一定作用。

  关键词: 《水浒传》; 女性人物; 诗词韵语;

  精彩的水浒世界,刻画了700多个形态各异的人物,大多是男性,仅塑造了70多位女性人物。虽然女性人物仅占十分之一,但因作者对人物刻画十分成功,这些女性形象描写得生动具体、深入人心。阅读文本,我们发现创作者善于运用诗词韵文来描写女性人物形象,并且在描写角度、功能方面有共通性。

  前人学者们对于《水浒传》中的女性形象做了较多的阐述分析,成果卓着。主要集中在对出场的女性形象进行分类以及探讨研究创作者的女性观等方面。笔者参照197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以容与堂本为底本的《水浒传》,试从不同方面对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韵语展开研究。

  一、韵文的人物刻画功能

  本文所研究的韵文概念比较宽泛,除了指有韵的诗、词、曲外,还包括穿插于书中的非散体文字,如无韵的四六文、对偶句等。[1]

  在繁本《水浒传》中,韵文俯拾即是,并且对小说刻画人物有重要作用。

  描写女性人物时也是如此。人物出场时,创作者都要以诗词韵语的形式进行“人物特写”,刻画人物的形貌神情。在运用诗词韵语进行“人物特写”时,呈现出“人物画”来,以辅助小说塑造人物。例如:在描写第一个出场的女性金翠莲时,就用通俗易懂的骈文将金翠莲的动人心弦、身娇体弱的外貌展现出来,写得既生动形象又典雅精致。原文摘抄如下:“鬅松云髻,插一枝青玉簪儿;袅娜纤腰,系六幅红罗裙子;素白旧衫笼雪体,淡黄软袜衬弓鞋;娥眉紧蹙,汪汪泪眼落珍珠;粉面低垂,细细香肌消玉雪……”1

  创作者在塑造女性形象时,运用韵文首要功能是描写女性外貌。但在描写金翠莲、阎婆惜、潘巧云等绝色美女时,有程式化的特点,存在造成千人一面的弊病,给人厌恶之感。多是采用形式统一的骈文,描写人物容貌、服饰、气质时的描写角度、所用词汇相差无几,都是乌云髻、新月眉、三寸金莲脚、似玉似雪的肌肤等等。

  作者对文中出场的女性人物多以韵文来描写人物的外貌美,就连巾帼不让须眉的一丈青扈三娘也不例外。韵文在描写她时,以金贵战甲服饰、威猛动作来衬托其武艺高强,说明扈三娘与上述女子不同。但仍不能免俗,在最后将其比为“天然美貌海棠花”,点出其为美貌女子的现实,这展现了作者看重形体美的女性观。

  在小说众多女性人物形象中,最另类的当属母大虫顾大嫂和母夜叉孙二娘。作者在韵文中对这两位女性的外貌也做了勾画,却表现的是丑陋的女英雄形象。我们首先来看一下母大虫顾大嫂的长相和打扮:“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插一头异样钗环,露两臂时兴钏镯。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生来不会拈针线,弄棒持枪当女工。”
 

《水浒传》中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韵语探析
 

  母夜叉孙二娘的长相打扮是:“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权环,鬓边插着些野花。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锤似粗莽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金钏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作者虽然以诙谐笔调来描写顾大嫂和孙二娘的丑陋,但却并不嘲讽,表明作者对女性多样的审美观念。

  除描写女性人物形貌气质外,作者运用韵文对表现人物性格个性也有一定作用。在《水浒传》第八回中,林冲娘子因夫君被发配边地,两人不复相见,林冲又写下休书,悲痛过度以致晕厥。作者就以韵文描写了林冲娘子的惨状:“花容倒卧,有如西苑芍药倚朱栏;檀口无言,一似南海观音来入定”。悲苦至于如此境地,形象地表现出林冲娘子贞于丈夫,以及对林冲的一片深情。又在二十四回,又是一段韵文:“开言欺陆贾,出口胜隋何。只凭说六国唇枪,全仗话三齐舌剑。只鸾孤凤,霎时间交仗成双;寡妇鳏男,一席话搬嗦捉对……”写出了王婆三寸巧舌如簧,是个“本事”高超的马泊六。

  二、韵文的辅助叙事功能

  《水浒传》中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除了具有刻画人物形象功能外,还承担了辅助叙事的功能。由于韵文语言较其行文所用的白话用词文雅、格式整齐,给小说叙事增添了许多意味。

  在第二十四回,描写西门庆与潘金莲两人巫山云雨的场景: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将朱唇紧贴,把粉面斜偎。罗袜高挑,肩膊上露一弯新月;金钗倒溜,枕头边堆一堆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旎;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呀呀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直饶匹配眷姻偕,真实偷期滋味美”。这一段韵文以描写潘金莲云雨时的状态,写出这对奸夫淫妇沉迷交合的场景。遣词造句朦胧优美,比直接叙述更有艺术性。这是由描写女性人物诗词承担事件某一片段的典型例证。

  或者是借助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使后来发生的事件显露端倪,埋下伏笔。[2]

  在第二十一回中,写阎婆酒后多话情景:

  假意虚脾恰似真,花言巧语弄精神。

  几多伶俐遭他陷,死后应知拔舌根。

  作者在这里用短短四句诗,写出了阎婆惯会使花言巧语哄骗宋江,实则虚情假意只为钱财,为下文阎婆忘恩负义去县衙状告宋江,致使英雄遭劫做了铺垫。

  三、运用韵文描写女性形象原因探求

  在《水浒传》不仅仅是用韵文来刻画女性人物形象,韵文在小说中的运用很普遍,具有人物刻画、辅助叙事、写景状物、场面渲染、心理刻画、说教劝惩与娱乐谐趣等众多功能。产生这一现象有多种原因:

  最主要的还得从小说与诗歌的地位谈起。我国的诗歌历史悠久,一直就是主流文学形式,地位高高在上,它对中国社会的浸润超越任何文学样式。陈平原说道:“中国作为一个诗歌王国,任何一种文学形式,要想挤进文学结构的中心,就不能不借鉴诗歌的抒情特征,否则很难得到读者的赏识。”2而小说不仅产生时间晚,且一直不被文人士大夫所看重。虽然到了明清之际,小说发展迅速,地位有所提高。但是诗歌高于小说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已很难改变。为了符合大众阅读心理,在小说中大量运用诗词韵文,并且发挥了巨大作用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国古代小说史上多有玄学小说出现,这与小说作者借小说创作炫耀学识才情,卖弄博学多才有直接关系。同理,在小说创作中穿插大量诗文,也是小说家们炫耀才情的一种方式。

  四、结论

  对《水浒传》中描写女性人物的诗词进行综合分析后,可以发现诗词韵文具有刻画人物、辅助叙事的功能。这种现象的出现与我国古代诗歌占有重要地位,以及小说家炫耀才学的创作观念有关。

  本人以后将在学习更多知识的基础上,不断完善观点,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张育红.《水浒传》韵文初探[D].首都师范大学,2003.
  [2] 钟继刚.也谈《水浒传》中诗词韵语的艺术功能[J].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04):22-26.

  注释

  1原文引自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年初版的《水浒传》,以下引文同,读者可自行翻看.
  2陈平原.小说史:理论与实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第182页.

上一篇:《看钱奴》剧中人物“性恶”人性的批判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