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新法兰西殖民地形成发展中毛皮贸易的作用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8-29

  摘    要:1608年尚普兰建立魁北克定居点,正式揭开了法国的北美殖民史.广阔的欧洲市场和北美丰富的海狸资源使毛皮贸易成为新法兰西建立和扩张的经济基础.欧洲人带来的疾病、枪支和贸易引发了持续的战争冲突.在殖民者的诉求声下,法国兵团到达新法兰西,具有防御功能的贸易堡垒相继建立,有效维护了毛皮贸易和殖民地的安全稳定.法国王室于1663年正式接管新法兰西,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行政改革,以适应法兰西殖民帝国的政策,毛皮贸易作为维持法国和印第安联盟的政治手段的作用也逐渐加强.与此同时,欧洲市场的千变万化和海狸资源的逐渐枯竭使毛皮贸易的经济作用不断减弱,并在18世纪中叶以后走向衰落,相继而来的是七年战争法国的战败和新法兰西的终结.

  关键词:毛皮贸易; 新法兰西; 海狸战争; 殖民帝国;

  新法兰西(New France)是近代早期法国在北美建立的殖民地的统称.新法兰西的开发始于1534年雅克·卡蒂埃(Jacques Cartier,1491-1557)探索圣劳伦斯湾,正式形成于1608年萨缪尔·德·尚普兰(Samuel de Champlain,1574-1635)建立魁北克定居点,直到1763年被迫割让给英国和西班牙.没有黄金香料而又寒冷荒凉的北美大陆为何能够获得法国殖民者的青睐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北美拥有丰富的海狸皮资源,由此形成的毛皮贸易有力地支持了新法兰西殖民地的开发.毛皮贸易不仅是新法兰西殖民地的经济支柱,而且引发了以英法为主的欧洲国家之间的利益争夺和殖民战争;它不仅促成了法国北美殖民地的开发,而且见证了新法兰西的衰落.作为殖民最初动力的毛皮贸易是如何运转和发展的?毛皮贸易与新法兰西殖民地的建立又有何互动关系?鉴于国内学界的研究多集中于19世纪法国的殖民史,对近代早期法国的海外殖民关注不多,本文尝试从毛皮贸易出发,探讨这一商业行为与新法兰西殖民地建立及开发之间的联系.

  一、新法兰西的初建与毛皮贸易的兴起

  从1415年葡萄牙士兵占领北非港口城市休达,到1492年哥伦布登陆美洲大陆,葡萄牙和西班牙作为海外探险和殖民的先驱,激发了欧洲其他国家海外殖民的野心,法国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1534年,法国探险家雅克·卡蒂埃在国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ois Ier,1515-1547年在位)的任命下启航,以图找到一条通往亚洲富裕市场的西部通道.7月24日,他在加斯佩半岛1竖起一个十字架,并写上"法国国王万岁"的字样,声称这片土地是基督的领地和法国国王的领地,2由此开启了法国殖民北美的历史.

  不过,16世纪下半叶,法国在天主教和新教的战争中四分五裂,动荡不安的国内政治现状使得法国最初意图在北美建立永久定居点的尝试以失败告终.宗教战争结束后,国内秩序逐渐稳定的法国才开始再度关注海外探险和对外殖民.

  法国在北美的正式殖民活动是17世纪初萨缪尔·德·尚普兰到来后开始的.这位被称为"魁北克之父"的探险家于1603年3月15日从翁夫勒出发,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新法兰西之旅.3经过几次的航行,最初只是作为毛皮贸易代理商的尚普兰萌发了建立殖民地的野心.1608年,尚普兰启航前往圣劳伦斯河,于7月3日到达魁北克,他用木栅栏和护城河环绕四周,在那里成功地建立了第一个定居点.尚普兰指出,"我想找个更干净的地方,但是没有比魁北克角更方便、更好的位置了."4因为魁北克位于圣劳伦斯河中下游的节点,控制着圣劳伦斯河的入海口,也可以沿着河流上游方向深入北美大陆,处于极佳的地理位置.

  自此,以魁北克为起点,新法兰西殖民地逐渐巩固和扩展,最初包括圣劳伦斯湾沿海地区,纽芬兰以及阿卡迪亚,1712年新法兰西的地理范围达到顶峰,包括五个殖民地:(1)加拿大,发展最为迅速的殖民地,被划分为魁北克、三河城、蒙特利尔三个地区;(2)哈德逊湾;(3)阿卡迪亚,位于新法兰西的东北地区;(4)普莱桑斯,位于纽芬兰岛;(5)路易斯安那.

  令人疑惑的是,不论是法国还是其他欧洲殖民者,为何会选择在荒芜的北美大陆建立殖民地呢?这很大程度上还是出于对北美所拥有的资源和潜在经济利益的考量.欧洲殖民者抱着寻找黄金、香料的目的到达北美大陆,可荒凉寒冷的地区并没有遍地的黄金.幸运的是,北美大量的鳕鱼资源弥补了欧洲探险者寻找北美黄金和香料的失意.1497年威尼斯探险家约翰·卡波特(John Cabot,1450-1500)在英国国王的任命下探索北美海岸,发现了纽芬兰东部海岸浅滩群上的大量鳕鱼.随后,欧洲各国渔民开始在纽芬兰和新斯科舍海岸捕捞鳕鱼.随着捕捞、腌晒技术的不断改进,鳕鱼大宗贸易逐渐形成.

  鳕鱼贸易的盛行也带动了北美毛皮贸易的兴起.印第安人与欧洲渔民相遇后,欧洲人带来的斧头等工具、红铜等饰品、以及枪支和酒精对印第安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为了获得这些物品,印第安人将海狸皮用作交换.在16世纪和17世纪初,新法兰西的经济主要集中在大西洋渔业上,17世纪和18世纪后半叶,随着法国人的定居点进一步渗透到大陆内部,他们的经济重心渐渐转移到毛皮贸易上.毛皮贸易后来居上,取代了鳕鱼贸易,一跃成为打乱土着世界旧秩序的强大经济力量.

  毛皮贸易为何能够脱颖而出?这主要取决于欧洲的市场需求.海狸毛毡紧致而柔软,与其他毛皮相比,在潮湿的环境下它的形状能保持得更好,也更不容易被磨损.俄罗斯人发现了海狸皮的这种毛毡特性,并掌握了分离海狸毛皮的高超工艺.制造毛毡帽的技术也逐渐从俄罗斯人那里扩展到中欧和瑞典,14世纪的中欧形成了复杂的制帽行业,三十年战争(Thirty Years'War,1618-1648)的胜利使瑞典在欧洲提高了自身的影响力,促进了欧洲对瑞典时尚的普遍接受.516世纪中叶起的近两个世纪里,欧洲流行起了海狸毛毡帽,海狸帽甚至成为了一个人社会地位的象征,"未婚男子、法律人士、君主、医生等都会在皮毛上花费重金,它代表了神学的玄妙、政治的原则、医学的秘密……在所有被创造出来的奢华的装饰物中,没有什么比皮毛更尊贵、更威严、更珍稀……皮货商人所拥有的特权和荣耀超过了其他任何行业的从业者."6

  在法国,一般认为帽子从15世纪开始使用.法国国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1422-1461年在位)在1449年进入鲁昂时戴的帽子是历史上最早提到的帽子之一.16世纪下半叶,制帽业在法国已经建立起来,并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和控制.在成熟毛毡技术的支持下,法国的海狸毛毡帽行业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随着瑞典的崛起,海狸毛毡帽成为欧洲的一种时尚,再加上法国毛毡帽工业提供的坚实基础,法国在17世纪开始对加拿大海狸的需求不断增长."(J.F.Crean:385)

  欧洲的消费时尚激起了对毛皮的大量需求,毛皮在欧洲大陆的价格也不断攀升.而此时西欧的海狸由于大量捕杀几乎已经绝迹,北美丰富的海狸资源正好成为了有力的补充.根据加拿大着名经济史学家因尼斯的估计,在哥伦布到来前,北美海狸的密度可以达到每平方英里10-15只,总数约为1000万只,但也有学者认为应该更多.7北美丰富的毛皮资源与欧洲广阔的消费市场带来了毛皮贸易的丰厚利润,法国商人们对此趋之若鹜.作为一种商业形式,毛皮贸易具有"低买高卖"的特征,并以三类主要参与者构成毛皮贸易的流通环节.8

  但是在欧洲广泛的毛皮市场兴起之前,对于16世纪的法国探险家而言,北美海狸不过是另一种毛皮而已,法国与北美的毛皮贸易是在尚普兰的努力下形成规模的.毛皮贸易的持续发展离不开土着人的帮助,尚普兰在到达新法兰西殖民地之后就致力于发展同美洲印第安人的关系,甚至试图同化他们."我一直对新法兰西的开发有极度的热情……我们要探索他们的地区,包括学习他们的语言,熟悉他们的习惯,加入他们主要的村庄和民族,这既是为了上帝的荣耀,也是为了弗朗西斯家族的名声奠定永久的基础."9为此,尚普兰安排年轻人到印第安部落中学习他们的语言和风俗文化,还鼓励双方互相通婚,混血人种--梅蒂斯人(Métis)就是法国人和印第安人密切交往的有力证明,双方的往来推动了毛皮贸易的稳步发展.

  休伦人(Huron)生活的地方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位于安大略湖和休伦湖之间,水运交通便利,十分适合以独木舟为主要运输方式的毛皮贸易的运作.1615-1616年,尚普兰访问控制西部毛皮的休伦部落,巩固了与休伦人的贸易盟友关系.最晚在17世纪30年代晚期,休伦地区就成为法国主要的毛皮集散中心,休伦人成为法国毛皮贸易的中间商,负责收购大湖以西、以南的毛皮,出售给法国人.

  1642年,法国殖民者迈松纳夫(Paul Chomedey de Maisonneuve,1612-1676)在蒙特利尔岛的南岸建立维尔·玛丽(Ville-Marie)永久定居点.蒙特利尔在17世纪50年代开始取代因部落冲突而逐渐走向衰落的休伦地区,成为新法兰西的中心商站和军事防卫点.蒙特利尔能够迅速成为法国皮毛贸易的重心,主要是是由于其处在特殊的地理位置,蒙特利尔地处渥太华河和圣劳伦斯河交汇处,便于从南部、北部、西部三个方向集中毛皮,进行大规模的毛皮贸易.

  除了土着中间商,法国殖民者还借助了"森林游荡者"(Coureurs de bois)的力量.尚普兰在1610年派遣了两名殖民者去探索圣劳伦斯河的西北部,由此发展出了以探险和贸易为标志的森林游荡者,他们也成为了法国扩张的开拓力量之一.10法国定居的移民很快就壮大了这支队伍,他们成为了独立的商人,拜访森林深处的印第安部落,把毛皮卖给法国大商人们."新法兰西的皮毛交易在1646年迎来了巅峰时刻.当年从这里运走的皮毛有168桶,总重超过33000磅,而且绝大部分是河狸皮."(埃里克·杰·多林:139)正是毛皮贸易的兴盛为殖民地的开发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支持,使得新法兰西殖民地的领域不断向外扩张.

  二、毛皮贸易与战争冲突

  在毛皮贸易一片繁荣景象的背后,战争和死亡的威胁却无处不在.白人的出现打破了北美大陆原本平静的生活,引发了土着部落之间、土着人与欧洲人之间的持续冲突."战争的传统,疾病的死亡,枪支的使用,以及毛皮的贸易,都产生了一个危险的循环:瘟疫导致了更致命的使用枪支的默哀战争(Mourning Wars)11;对枪支的需求增加了对毛皮交易的需求;对毛皮的需求挑起了与其他国家的战争;而这些冲突导致的死亡又开始了悲哀的战争循环."12

  易洛魁联盟(Iroquois Confederacy),是由莫霍克人(Mohawk)、塞内卡人(Seneca)、奥内达人(Oneida)、奥内达加人(Onondaga)和卡尤加人(Cayuga)组成的五个部落联盟,是遭遇时代最强的本土力量之一,易洛魁人的传统领地位于圣劳伦斯河南岸和安大略湖的上纽约州.13"1609年,尚普兰做出的一项决策对于北美的民族关系和新法兰西的发展带来了重大影响.这一年,他与其蒙塔格奈人、阿尔贡金人和休伦人盟友,攻击了属于易洛魁联盟的莫霍克人的一支队伍.这次遭遇战以尚普兰及其盟友们的彻底胜利而告结束."14由此,易洛魁人与法国人第一次接触后,便倒向了荷兰和英国殖民者,成为法国人的长期对手.

  欧洲人带来的疾病、枪支,使得易洛魁的人口急剧减少,引发了易洛魁社会的动荡,挑战了易洛魁部落联盟的传统战争文化.毛皮贸易的竞争也使得印第安部落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易洛魁人比在欧洲人到达之前更加频繁地袭击邻近的休伦部落,他们发动默哀战争,劫掠战俘,以维持本部落人口数量的稳定性.休伦人便是在易洛魁部落的攻击下逐渐走向消亡的.

  在持续不断的部落冲突后,寻求领土扩张和争夺毛皮贸易市场的易洛魁人于17世纪40年代挑起了大规模的"海狸战争"(Beaver Wars),法国也直接参与进了战争中.人口相对稀少、武装力量不足的部分法国定居者不幸遇难,战争对殖民地的毛皮贸易更是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法国商人和殖民者迫切地需要武装力量保护毛皮贸易和殖民地的安全,他们向法国本土提出了迫切的诉求,希望改善新法兰西的武装条件.

  1664年,在殖民地的强烈呼吁下,法国财政部长科尔伯(Jean-Baptiste Colbert,1619-1683)命令卡里南-萨利斯兵团(Carignan-Salières Regiment)前往新法兰西.1665年6月至9月,在亚历山大·德·鲁维尔将军的领导下,大约1200名士兵和军官到达魁北克.卡里南-萨利斯兵团在黎塞留河沿岸建立了一系列堡垒,在与莫霍克印第安人的第二次战役中取得成功,使法国殖民地获得了相对长期的和平,得以繁荣.15

  早在17世纪40年代,出于维护与印第安人良好的毛皮贸易往来,法国传教士就在蒙特利尔地区修建坚固的石头结构的堡垒,抵御敌对部落的攻击.1665年法国兵团的到来,扩大了堡垒的修建速度和规模,新的堡垒陆续在黎塞留河、上密西西比河等地建立,有效地维护了殖民地的安全.这些堡垒成为了法国早期殖民的主要据点,既承担着军事职能,也发挥着贸易堡垒的作用.

  这些堡垒从18世纪早期开始,形成了一个相当正式的指挥网络.16五大湖地区的堡垒是魁北克的要塞,具有总指挥中心的职能.此外还有三个地区指挥堡垒:弗朗特拉堡俯瞰着尼亚加拉河和多伦多堡垒;底特律堡垒监视着圣约瑟夫、米埃米斯、乌伊托宁等地的堡垒;米歇里麦科堡垒指挥着拉贝、苏圣玛丽、尼皮贡等地的堡垒,以及西部的前哨.17世纪40年代到18世纪50年代间,法国在殖民地建立的堡垒从西部的阿尔伯塔省向东延伸至大西洋,向北到达詹姆士湾.这些堡垒大多位于水路上,主要目的是为了向东部的蒙特利尔或魁北克市提供毛皮运输.

  历史上的这些堡垒很多成为了现在充满活力的城市,例如加拿大、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等.另外还有许多堡垒已被它用,有的成为历史博物馆,有的继续被加拿大武装部队使用,其中弗朗特纳克堡成为了加拿大陆军司令部和教职员学院,魁北克城的城堡作为魁北克城的一部分,是北美最大的城堡,现在仍然用于军事目的.

  三、毛皮贸易与殖民帝国

  法国的军事援助使得法国同印第安人的毛皮贸易得以持续发展.但是法国政府海外殖民的野心不断膨胀,殖民欲望逐渐取代经济利益成为了新法兰西扩张的主导因素.再加上新法兰西殖民的后期,毛皮贸易的经济利润起伏较大,收入减少,法国政府便不再将新法兰西作为单纯的商业活动据点,而是将其视为北美扩张的领地.与此同时,法国对于新法兰西的权属意识也不断增强,同英国的殖民竞争也愈加激烈.

  1627年,百人联合公司(Company of One Hundred Associates)17作为法国贸易和殖民公司特许成立,拥有管理以圣劳伦斯河谷为中心的新法兰西殖民地的毛皮贸易的垄断地位,作为回报,公司需要安置前往新法兰西传教的法国天主教徒."传教士带着基督教的理想来到美洲,他们认为上帝和'文明'的信息可以相对容易地用任何一种语言表达出来,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18语言成为了传教士最大的障碍,法国试图通过传教来征服印第安人的理想最终未能实现.

  1661年路易十四(Louis XIV,1661-1715年在位)亲政,绝对君主制不断强化,他计划建立一个庞大的殖民帝国,新法兰西由此迎来了巨大的转变.1663年,法国王室在行政上对新法兰西进行了改革,重新建立统治秩序,维护殖民地安全,殖民地总督的权力被大大削减.首先,路易十四取消了百人联合公司,将新法兰西变成了王室直属的行省,并决定以国王的名义派遣督办官(Intendant)前往新法兰西管理殖民地各项事务,1665年让·塔隆(Jean Talon,1626-1694)成为新法兰西任第一任督办官.其次是组建了新法兰西管理委员会(Sovereign Council of New France),最初由中将(Lieutenant-General)、国王任命的总督(Governor)、主教和其他五名由总督和主教任命的殖民者组成,以此加强殖民地的管理.19

  殖民地的机构设置是沿着法国本土政府的路线进行的政治改革,新法兰西行省的军事和外交关系由总督负责;司法权(Judicial Powers)、警察权(Police Powers)、财政权(Financial Powers)则交给了督办官.(William Bennett Munro:27)1675年之后督办官开始主持新法兰西管理委员会,权力不断上升,成为了殖民地的真正代理人,他的忠诚与国王的利益相一致,是绝对君主制在新法兰西的有力体现.

  法国王室对新法兰西殖民地的接管,使得殖民地的毛皮贸易得以相对稳定地发展.在路易十四的支持下,法属东印度公司(Compagnie des Indes Orientales)也于1664年成立,该公司获得了在印度洋和太平洋进行贸易的50年年限的垄断权,控制着毛皮贸易.可是追求皮毛贸易的纯粹经济目的并没有持续到17世纪末.出口到法国的海狸数量急剧增长,直到17世纪90年代远远超过欧洲市场所能吸收的数量.1696年,法国政府不得不面对海狸贸易破产的事实,海军部长下令停止海狸贸易,并放弃西部的圣路易斯贸易据点,只保留作军事用途.20

  欧洲局势的改变深刻地影响着法国在北美的政策.1701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1701-1714)爆发,英法之间的敌对状态蔓延至了北美大陆."路易十四宣布英国殖民地必须被包围在大西洋和阿巴拉契亚山脉之间,决不允许英国人越过山脉占领密西西比河和阿巴拉契亚山脉之间的地区,他担心英国统治北美会打破欧洲的力量平衡."21如果法国从西部撤出,英国殖民者将很快接管与印第安人的贸易,法国同印第安人的商业和军事联盟将被瓦解,新法兰西也将很快被征服.此时,毛皮贸易作为保持法国和印第安联盟最主要的手段,其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其经济价值.出于扩张殖民帝国的考量,法国不得不继续支持着毛皮贸易.

  幸运的是,欧洲毛皮市场持续供给过剩的低谷期并未长时间持续,不久后鼠害和虫害的泛滥使得欧洲的皮毛储备接近枯竭,海狸皮的需求在进入18世纪后开始恢复.1719年,约翰·劳将濒临破产的法属东印度公司和其他贸易公司合并,组建了印度公司(Compagnie des Indes),再次强调了皮毛贸易的经济重要性.印度公司管理和控制毛皮交易的价格,支持政府税收和打击黑市行为,促进了毛皮贸易的发展.1718-1726年间运往法国拉罗谢尔港口的毛皮年平均价值为28万里弗尔,1727年毛皮货物增长到了100万里弗尔以上,1755年甚至突破了300万里弗尔.22

  无尽的猎取最终还是使得海狸的资源难以为继.18世纪中叶以后,毛皮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市场需求,供应的减少导致黑市交易增多,更多的土着和毛皮商人开始绕开蒙特利尔开展毛皮贸易.在法国的对外贸易中,毛皮贸易的地位也日益下降.统计表明,从加拿大进口到法国的毛皮在法国的贸易收支中所占比重很低.1741年,法国与各殖民地每年的贸易总额为1亿4千万里弗尔,对外贸易总额为3亿里弗尔.与糖、咖啡、靛蓝、巧克力和鱼相比,皮草的价值微乎其微.(W.J.Eccles,1979:421)

  毛皮贸易作为维系法兰西殖民帝国的手段,在18世纪中叶以前仍发挥着一定的作用,法国同印第安盟友的关系也相对稳固.但从殖民地的长远发展来看,只追求殖民帝国的无限扩张,却不相应地发展殖民地、建设殖民地的经济和社会,新法兰西必然无法持久.毛皮贸易的利润不断下降,加上北美恶劣的气候和地理条件也未能使法国殖民者在农业、制造业等其他产业中取得足够的进展,新法兰西的总体经济发展相对缓慢.相反,英国在同殖民地的各种贸易中获得了充足的经济收入,加快了海军建设的步伐.与新英格兰相比,新法兰西的人口也相去甚远,1770年新法兰西人口约有1.5万人,到1754年战争爆发前夕,整个北美大陆的法国人总数不超过8万;而在同一时期,新英格兰已有约200万移民.23

  新法兰西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不足以支撑法兰西帝国的野心,在英、法对北美殖民地的争夺中毫无优势.1756年七年战争爆发,尽管法国在初期取得了短暂的胜利,但是从1758年起,被欧洲战场拖住的法国,在海上和各殖民地开始遭遇失败,强大的海军力量和有力的财力支援使得英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1763年2月10日,英国、葡萄牙同法国、西班牙缔结《巴黎条约》(Treaty of Paris),法国被迫放弃除了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以外的新法兰西殖民地,自此开启了英属北美殖民的时代.

  四、结语

  毛皮贸易的历史是欧洲与北美这两个文明间的接触史,毛皮贸易的历史也见证了新法兰西殖民地的建立、发展与终结.毛皮贸易作为法国殖民地建立的原动力,在新法兰西的早期开发中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通过法国提供的欧洲商品和军事援助,法国与北美前期的毛皮贸易不仅成为殖民地重要的经济来源,也维持着法国殖民者与印第安部落的良好关系.但是,毛皮贸易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供过于求的困境在中途来袭,不断波动并走低的收益使得毛皮贸易的经济作用在法国的帝国扩张政策中逐渐减弱.在新法兰西殖民阶段的后期,毛皮贸易更多地是服从法国的扩张政策,发挥着维持法国人和印第安人关系的纽带作用,并且最终同新法兰西一起走向了衰落.

  整体而言,与欧洲其他国家的殖民地相比,新法兰西的经济基础显得尤为薄弱.西班牙在殖民初期采取了委托监护制、劳役分派制和黑人奴隶制,榨取印第安人的劳动价值,尽管给土着社会带来了严重灾难,但得以积累资本,投资于土地,引进先进工具和技术,建立起庄园制,促进了殖民地的开发.另外,同样在初期以毛皮贸易为经济基础的新英格兰,在后期不再单纯地依赖毛皮贸易,而是开始转向鱼类、谷物和木材等多种产品的贸易,并发展出了三角贸易,开拓了新的市场.相反,近代早期法国国内绝对君主制不断发展,王室更多的是以海外扩张、建立霸权地位为主要目标,并未意识到殖民地所具有的战略和经济意义,殖民地的经济统治方式相对落后.而且毫无节制地猎取毛皮资源,导致了北美海狸资源的耗竭,破坏了北美的生态环境.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近代早期法国缺乏经营殖民地的长远规划,未从积极开发和持续发展的角度来建设殖民地.

  作为北美多元社会的开端,法国对新法兰西的统治也在一定程度上留下了历史烙印.毛皮贸易作为欧洲和北美大陆进行人员、经济交流的重要手段,也间接地促进了大西洋两岸的政治交往、文化交流.
  注释
  139加斯佩半岛(GaspéPeninsula),位于加拿大东南部圣劳伦斯河湾和沙勒湾之间的半岛.
  240 Jacques Cartier,Récit original du voyage de Jacques Cartier au Canada en 1534.Paris:Librairie Tross,1867,p.40.
  341 Samuel de Champlain,Des Sauvages:ou voyage de Samuel Champlain,de Brouages,faite en la France nouvelle l'an 1603.Paris:Claude de Monstr'oeil,1604,p.1.
  442 Samuel de Champlain,Oeuvres de Champlain,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7258/17258-h/17258-h.htm[2019-05-20]
  543 J.F.Crean,"Hats and the Fur Trade."The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Revue canadienne d'Economique et de Science politique,Vol.28,No.3(Aug.,1962),pp.375-376.
  644[美]埃里克·杰·多林:《皮毛、财富和帝国:美国皮毛交易的史诗》,冯璇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104页.
  745付成双:《动物改变世界:海狸、毛皮贸易与北美开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11页.
  846一是土着捕猎者,他们是毛皮贸易的第一环,负责获取毛皮贸易的原料.海狸作为穴居动物,通常生活在河湖岸边,夜间活动,擅长修筑海狸坝.土着印第安人熟悉当地的地形和海狸的生活习性,他们利用海狸的特点,破坏海狸坝,放置捕猎夹,等待其修筑海狸坝之际将其捕获.二是土着中间商,包括休伦人、易洛魁人等实力较为强大的部落,他们有较好的商业意识,懂得与欧洲人协商结盟,而且拥有语言和地理优势.他们向土着捕猎者收购毛皮原料,再贩卖给欧洲人,以获取差价.三是欧洲商人,欧洲毛皮市场的繁荣使得他们争相前往加拿大收购毛皮,他们作为北美毛皮贸易的最后一环,掌握着技术和主动权,将廉价收购的毛皮加工后高价售卖,从中获取巨额利润.
  947 Samuel de Champlain,Oeuvres de Champlain,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7258/17258-h/17258-h.htm[2019-05-20]
  1048 Karl H.Schlesier,"Epidemics and Indian Middlemen:Rethinking the Wars of the Iroquois,1609-1653."Ethnohistory,Vol.23,No.2(Spring,1976),p.133.
  1149"默哀战争",是易洛魁人恢复失去的人口、确保社会连续性和处理死亡的一种手段,意在维持本部族持续稳定.易洛魁文化认为人的死去只是其肉体的失去,其灵魂仍然存在,可以通过寻找新的肉身而获得重生.为此,易洛魁人经常通过掠夺战俘的形式来得到新的肉身.
  1250 Daniel K.Richter,"War and Culture:The Iroquois Experience."The William and Mary Quarterly,Vol.40,No.4(Oct.,1983),p.540.
  1351 Robert A.Williams,"Linking Arms Together:Multicultural Constitutionalism in a North American Indigenous Vision of Law and Peace."California Law Review,Vol.82.No.4(Jul.,1994),p.998.
  1452付成双:《毛皮贸易与北美殖民地的发展》,载《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138页.
  1553 La Sociétédes Filles du roi et soldats du Carignan,http://proxy.lib.wmu.edu.cn:80/rwt/CNKI/https/M3VXZ5DFPNTHK6UQNEYG86UHLM3DAMJ3FVZDGLJRGWPB/
  1654 Réne Chartrand,The Forts of New France:The Great Lakes,the Plains and the Gulf Coast,1600-1763.UK:Osprey Publishing,2010,p.5.
  1755百人联合公司作为法国特许成立的贸易和殖民公司,由黎塞留(Cardinal Richelieu,1585-1642)控制并管理,100名投资者各投资3000里弗尔(约等于12盎司),共300000里弗尔.
  1856 Brian Brazeau,Writing a New France,1604-1632:Empire and Early Modern French Identity.Farnham:Ashgate,2009,p.41.
  1957 William Bennett Munro,"The Office of Intendant in New France."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Vol.12,No.1(Oct.,1906),pp.17-18.
  2058 W.J.Eccles,"A Belated Review of Harold Adams Innis,The Fur Trade in Canada."The Canadian Historical Review,Vol.60,No.4(Dec.1979),pp.422.
  2159 W.J.Eccles,"The Fur Trade and Eighteenth-Century Imperialism."The William and Mary Quarterly,Vol.40,No.3(Jul.,1983),pp.344.
  2260 Marc Egnal,New World Economies:The Growth of the Thirteen Colonies and Early Canada.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pp.147-148.
  23(1)邬恺山:《"新法兰西"形成、发展及败因初探》,载《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社会科学版)》1998年第2期,55页.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