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宫腔镜在常规取环方法失败者中的成效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12-23

  关键词: 宫内节育器; 取环失败; 宫腔镜; 微创手术;

  宫内节育器(intrauterine contraceptive device,IUD)是一种可靠性高、经济性好的避孕方式,且可通过取环操作恢复受孕能力,因此受到广大妇女的青睐[1]。我国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妇女的宫内节育器使用率较高,但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改变,许多家庭出于二胎的需求以及盆腔超声的广泛应用等原因,许多妇女的取环需求日益增多[2]。在上环后,IUD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出现移位、变形甚至是损坏、嵌顿等,导致取环的难度较大。常规的取环方法仅凭超声和手感,对IUD的位置信息获取较差,时常出现难以取环的困境[3]。部分妇女甚至经2~3次的常规取环操作也不能成功取下,严重影响到患者的备孕计划和心理状态。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目前对于常规取环方法失败的妇女,可借助宫腔镜等腔镜,准确定位IUD,从而更为容易的取环。本次研究以我院收治的80例取环妇女为研究对象,探究宫腔镜在常规取环方法失败者中的应用效果,现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一、一般资料

  本次研究对象选自2016年10月-2019年10月我院接收的80例常规方法取出IUD失败者,其年龄25~65岁,平均年龄(36.55±9.02)岁;上环时间2月~22年;绝经前妇女71例,绝经后妇女9例。所有参与研究的对象,均在我院或者外院进行1~4次不等的常规取环(取环器或取环钩取环)均失败,考虑到研究对象的自我意愿和取环实际情况,改行宫腔镜取环。本次研究所有对象,均知情本次研究,自愿签署知情同意书。

  二、方法

  1.准备工作对患者进行妇科检查和病史询问,明确其手术指征,排除禁忌症:如查心电图,白带常规,血、尿常规,凝血试验。如急性炎症需先抗炎治疗,服用“阿司匹林”等抗凝血药物者,需停药1周后等时机合适后再择期手术。术前复查盆腔彩超,了解IUD的位置、类型。嘱其术前2~4h禁食,术前30min注射25mg双氯芬酸钠利多卡因[规格:每瓶含双氯芬酸钠75mg与盐酸利多卡因(以利多卡因计)20mg]。或者仅用基药1%的盐酸利多卡因5~10m L宫颈注射。
 

宫腔镜在常规取环方法失败者中的成效
 

  2.取环方法未绝经的妇女宫腔镜的手术时间为经后3~7d(绝经妇女其操作时间不受限制),采用德国STORS宫腔镜系统,鞘外镜为5.5mm。术前排空膀胱,取膀胱截石位,常规消毒铺巾,尽可能先探测宫腔深度,扩张宫颈至6.5号扩张棒,置入宫腔镜,以0.9%氯化钠化钠为膨宫液,将宫腔压力维持在13~16k Pa。通过宫腔镜观察受术者的宫颈、宫腔状况,同时准确定位IUD的环形、位置、是否出现断裂,嵌顿,黏连或者植入,以及具体位置,面积等,评估IUD难以取出的原因,制定取环方法。常规取环方法:(1)如IUD的位置正常,且宫腔条件支持直接取出,则使用取环钳直接取出。(2)IUD嵌顿、黏连、植入的受术者则评估其嵌入的位置、深度等,再借助取环钳、微型剪、针状电极等松动IUD,使其游离后再通过异物钳取出。在取出的过程中,需避免金属损伤子宫,取出后仔细检查有无出血、损伤等。(3)IUD断裂者,如断裂后的碎片较小,取出较容易的可直接在宫腔镜引导下使用异物钳取出;而碎片较大的,则在宫腔镜定位后,通过取环钳取出[4]。(4)IUD移位者,如位移到腹腔,则需要联合腹腔镜定位,确定IUD有无包裹,如有包裹则分离后再取环;如分离困难,考虑开腹手术取环。其他的则明确位置后,选择合适的方法取环[5]。术后予以受术者抗感染药物,同时嘱其禁性生活、盆浴,血多随诊,并在1月后复诊。

  三、观察指标

  观察80例受术者的取环情况进行观测。

  结果

  一、取环结果

  80例受术者中,79例经宫腔镜引导顺利取出IUD,1例在手术中出现轻微出血,所有受术者均可未出现感染、子宫穿孔、脏器损伤等严重并发症。

  二、取环情况

  取环情况,见表1。

  结果

  IUD是一种便捷的、可靠的避孕方式,但由于早期器材质量、手术操作以及时间久远等因素的影响使得取环的难度大增,对本次研究的80例受术者进行分析,使用环的类型有金属环、T型环、吉尼环、V型环、母体乐,其中又以T型环、金属环为主,推测环的材质质量、类型对其耐用性产生一定影响。另外一些个体因素也是导致取环困难的主要因素,如(1)生理特征的改变,随着年龄的增长,卵巢功能衰退,其雌激素分泌减少由此导致宫颈的松紧度降低,子宫萎缩,原本尺寸合适的避孕环相对地变得不合适,导致其嵌入肌层或发生形变。(2)宫颈疾病如宫颈黏连、宫腔黏连、感染等也会增加取环难度。(3)子宫受到刺激,引起嵌顿,也是导致取环困难的重要原因。(4)子宫形态特征异常,通过常规的检测方法,难以准确定位避孕环位置也可导致取环困难[6]。

  本次研究中的受术者出现取环困难主要是因为IUD移位、断裂、嵌顿引起,而使用宫腔镜镜检后,取环的成功率较高。在研究中,80例受术者中79例较为顺利,1例由于操作失误导致有轻微出血,但对受术者的影响较小,经紧急止血处置后,1周后对其复诊结果正常。同时本次研究中所有的受术者均未出现感染、子宫穿孔、脏器损伤等严重的并发症,表明通过宫腔镜取环的安全性高,可靠性也高。分析宫腔镜的优点,主要在于精确定位,明确IUD的准确位置,从而为顺利取出奠定基础。在取环的过程中,其术野也较好,能够帮助术者直视下操作,避免了盲操的不确定性。另外宫腔镜还有创伤小、术后恢复快的优点。

  表1 受术者取环情况表[n (%)]
表1 受术者取环情况表[n (%)]

  综上所述,宫腔镜在IUD取环失败的妇女中应用,其取环成功率高,受术者的痛苦小。但值得注意的是,宫腔镜虽可准确定位,但对于取环的操作要求较高,临床医师在借助宫腔镜取环时如操作不当可引起严重的并发症,另外其相较于常规取环的方法,费用也较高,因此不适合作为首次常规取环方法。

  参考文献

  [1] Vinod Priyadarshi,Nidhi Sehgal,Dipanwita Sen.Ureteric erosion and obstruction:A rare but dreaded complication of intrauterine contraceptive device[J]. Urol Ann, 2017, 9(1):103.
  [2]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生殖健康与优生专业委员会.麻醉镇痛技术下绝经后宫内节育器取出术专家共识(2018)[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8,34(9):1024-1027.
  [3] 黄风雷,郭东霞,吕讷男,等.腹腔镜监视下经直肠内宫腔镜取出异位的宫内节育器一例[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8, 53(12):867.
  [4] 李彦楠,李盼盼,张芳,等.宫宁颗粒治疗宫内节育器出血不良反应临床疗效及对子宫内膜形态学影响[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8,36(5):1135-1138.
  [5] Westhuizen NVD, Hanekom G. Patient knowledge about and intention to use the intrauterine contraceptive device(IUCD)at a tertiary-level hospital[J]. 2017, 22(2):42-46.
  [6] 曹婷婷,王志启,王建六,等.宫内节育器异位至直肠肠腔一例[J].中华妇产科杂志, 2018, 53(4):273-273.

上一篇:妇产科护理的安全隐患与应对策略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